偏执暴君今天病更重了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>   “去。”他垂着眸,哑声说,“想说什么,只管放心说。”

  梅雪衣盯着他看了一会儿。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她踏下辇车,走到沈修竹身边“沈世子,走吧。”

  沈修竹紧紧蹙着眉,艰涩地向卫今朝施礼“臣,告退。”

  和沈修竹走在一起的感觉十分奇怪。

  傀儡会保留生前的习惯,沈修竹每一个细微的小动作,都让梅雪衣恍惚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从前,身边有‘竹’陪着。

  它是她的大杀器。

  最初她魔功未成,论实力还不如它。那个时候,它是她最大的倚仗。

  这也是她现在完全想不明白的一件事,当时究竟是用多狠的心、多强大的毅力来炼成了这只傀儡的?为什么自己竟毫无印象。

  她忍不住瞥他一眼、再瞥他一眼。

  沈修竹白皙的耳朵被她盯得通红。

  他的脸上清晰地流露出了痛苦的神色。端方淑雅、克己守礼的梅雪衣,只是进宫了三日,如何就变成了眼波流转的娇媚可人儿?卫今朝对她……都做了什么?

  两个人一路沉默着,进入肃穆庄重的定国公府,穿过重重拱门,来到梅雪衣毫无印象的紫竹林。

  卫今朝并没有派人跟随。

  沈修竹望着飒飒作响的竹林,半晌,开口问道“他待你好吗?”

  梅雪衣下意识地想起了几个画面。

  呼吸微微一滞,她说“很好。”

  “……那就好。”

  梅雪衣不知道卫今朝到底希望她和沈修竹聊什么。她有种奇怪的直觉,卫今朝好像在病态地、自虐般地盼着她红杏出墙,一旦她真的那么做,他就可以杀掉她——诡异的直觉,毫无来由。

  默了一会儿,她问“你记得我们之间的所有事情吗?”

  沈修竹微愕,垂着头沉思了片刻,他郁郁道“都记得。”

  梅雪衣不知该怎么问。

  犹豫了一会儿,她缓缓开口“特别痛苦的呢,你有印象吗?你或我,特别痛苦。”

  如果他曾是傀儡‘竹’,那么炼制时候的剧痛烙印应该会留在魂魄中,就算借尸还魂也无法摆脱。

  沈修竹的肩膀晃了晃,艰涩地说“你指的是……梅乔乔吗?”

  梅雪衣“???”

  沈修竹苦笑起来“我就知道你在意。雪衣,乔乔虽是庶出,但也是你的亲妹妹。她有心疾不能受刺激,这你是知道的,我和她真的什么也没有,你怎就误会那么深?”

  梅雪衣“……”

  确实是她误会了。

  就凭这几句话,他已经丧失了做傀儡的资格。这种拎不清的男人,只会遭她厌憎。

  “‘竹’不是这样的。”她恍惚地笑了笑,转身就走。

  衣袖被牵住。

  “雪衣,你听我解释!”

  “放手。”她冷冷地说。

  沈修竹有些焦急“乔乔其实并不是你想的那样,她只把我当兄长,从来没有想和你争什么。入宫前夕,你身边大丫鬟突发疾病去世,乔乔不是还把身边最妥帖的丫鬟红云送给了你么,她待你一片真心,你却因为我,对她抱有成见。”

  梅雪衣的眉梢轻轻一挑。

  哦,勾结金陵人,想要害她的贴身婢子吗。

  “原来是这样啊……”

  “雪衣,我不是怪你。”沈修竹叹息,“我知道,即便卫王没有下旨封你为王后,你也打算和我退婚了,虽然你还没说,可我……是有感觉的。我也知道,乔乔一日没有出嫁,你就会一直介意她,所以我已经替她留心着适龄的男子……”

  梅雪衣回眸看了他一会儿。

  不知为什么,听到梅雪衣早有退婚之意,她的心情莫名地松快了一些,大概是因为这个女人还不算蠢,让她感到欣慰。

  她微笑启唇“沈修竹,你真是个好人。”

  他动了动嘴唇“雪衣……”

  “可惜我不喜欢好人。”她凝视着他的眼睛,“我的男人,眼睛里只能有我,别说什么心疾,哪怕别的女人跪在他面前,万刃穿心,他也绝不可以低头看一眼。”

  她唇畔的笑容至艳至邪,他心头一凛,呼吸一滞,下意识地松开了攥住她袖口的手。

  “雪、雪衣……”

  “叫我王后。”

  “你待我,真的没有任何情意了?”他的声音溢满了痛苦,“只是因为乔乔吗?可她是你的亲妹妹啊,我待她亲切,也只是因为你。她并没有对我说过任何越界的话,你看到的那次,是她心疾发作,我扶了她一下而已。这样你都不能容么?”

  梅雪衣脚步微顿。

  “去和你的乔乔好好道个别吧。”梅雪衣语气飘忽,“本宫……妒嫉成性,要对她出手了呢。”

  她走出了一段,妖精一般勾魂的尾音,仍萦绕在他的心头。

章节目录

偏执暴君今天病更重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谁用流年乱了浮生只为原作者青花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花燃并收藏偏执暴君今天病更重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