偏执暴君今天病更重了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只要剁得够碎,就再看不出什么红痣了?

  梅雪衣用双臂环住了昏君的肩。

  “不要杀沈修竹,好不好?”她凑到他的耳畔,软声呢喃。

  他冷笑着咳嗽了两声“自身难保,还想护他。”

  她盯着他看。

  她知道他不会杀她。至少暂时不会。

  原因很简单,梳妆台上,他并未尽兴。如果杀了她,那么就会留下一个永久的遗憾,他没必要让自己留下这样的遗憾。

  正因为如此,她敢放心大胆地找他谈条件。

  “陛下若是答应我不杀他,下次……”她冲着他的耳朵轻轻吐息,气音婉转,“我会叫陛下的名字。”

  尾音缱绻,绵长甜蜜,勾进他的心底。

  香喷喷的饵料,不信他不咬钩。

  凤辇外,一片冷寂,落针可闻。只待君王开口,决定沈修竹的命运。

  凤辇中,金色纱幔掩住一片旖旎。

  他的目光凉凉地落到她的脸上。

  “你以为我会答应?”

  她微笑着,花朵一般的面庞轻轻贴过去,唇瓣与他的薄唇若即若离。

  甜蜜的气息缠上他。

  她贴着他的唇角,轻声说“不然陛下就把我和他一块儿杀了,让我们在九泉之下双宿双栖。”

  他的额上立刻就迸出了青筋。

  平置在膝上的手陡然握紧,杀气冲冠。

  梅雪衣并不惧,她缠着他“陛下是要成全我和沈世子泉下相会,还是……想听我叫你的名字呢?”

  她使了个小花招,把一件要命的事情,拆成了两个一目了然的答案。

  她的凭仗,就是他现在对她有执念、有不甘。

  他动了动眼皮。

  长睫在眼底投下了一圈鸦青的影。

  他笑了“好。不杀。”

  她把口脂印在了他略嫌苍白的薄唇上以示奖励。

  他垂眸睨着她,用舌尖缓缓舔掉了鲜红花脂。

  “沈修竹说错了一句话。孤,不必倚仗任何人。定国公若敢有一丝异心……”他的声音缓缓沉下去,唇角浮起狂妄的笑意。

  梅雪衣暗暗在心里补了一句‘自大。’

  他总算把大手从銮椅扶手上挪到了她的腰间,将她往怀中狠狠一扣。

  眼看一场风波就要消弥于无形。

  不料,被押在凤辇外的沈修竹按捺不住,忽然放声呼喊“卫今朝!有什么只冲着我一个人来,放过她!”

  天之骄子毕竟年轻气盛,未婚妻被夺已是憋出内伤,今日又遭设计陷害,沈修竹已然有些神智失控。凤辇中的声音传不到外面,他难以想象梅雪衣在里面遭遇着什么,终是沉不住气了。

  梅雪衣“……”

  卫今朝轻轻吐了一口气,沉声哑笑。

  他扶她起身,缓步踱出辇车。

  人间帝王不同寻常,他的身上环着一股难言的气势,阴森、威严、不可忤逆。

  黑袍泛着暗纹流光,站到阳光下,仿佛把九幽炼狱的气息带到人间。

  沈修竹挣扎着抬起一双通红的眼睛,落到卫今朝身上时,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。

  站在这样一个人的身边,就连梅雪衣也觉得心头隐隐有一点发寒。

  他居高临下,沉沉瞥下一眼,满身肃杀的禁卫军也被压低了气势,齐齐垂首敛眸。

  “沈世子,对孤有怨?”君王的脸上看不出情绪。

  沈修竹额角青筋直冒。

  视线一转,看见梅雪衣团在华丽的雪狐绒大氅中,一张小脸娇艳又清丽,眸光潋滟,红唇欲语还休。

  心头那口气忽然就泄了。

  他扯了扯唇角,苦笑“要杀要剐随便吧。”

  只要不伤害她就行。

  是他多虑了,这样的女子,放在怀里疼惜尚且来不及,谁会舍得伤她?

  “呵……”卫今朝低低地笑起来,“定国公府满门忠良,沈世子年少有为,假以时日必成国之重器,孤岂会忠奸不辨。方才之事只是误会,叫沈世子受惊了。”

  梅雪衣瞥过一眼。

  是谁要把人家剁得看不出红痣来着?这个男人的鬼话,真是一句也信不得。

  沈修竹愕然看着他。

  卫今朝笑容更加和煦“孤知道,王后与沈世子自幼相识,是知交好友,时常在国公府紫竹林外谈经论道。今日,想必你们二人还有话要说,便去那里。”

  他温柔地执起了梅雪衣的手。

  “王后,孤昨日便说过,信得过你。去吧。”

  他轻轻抚着她,像是在抚一件最珍贵的死物。

  她抬眸看他,却看不进他的眼底。这个人就像一潭黑暗的深水,光芒连水面都照不透,并且深不见底。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偏执暴君今天病更重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谁用流年乱了浮生只为原作者青花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花燃并收藏偏执暴君今天病更重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