偏执暴君今天病更重了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去见沈修竹。

  青梅竹马的沈修竹。

  被昏君棒打鸳鸯的沈修竹。

  收拾干净之后,梅雪衣被宫女簇拥着,缓缓踏出宫阙,登上华丽的凤辇。

  凤辇中的摆设都是用黄玉雕琢而成,无一处不精致,四只狭长的金炉中袅袅散发出带着清香的热气,熏出一片暖融融的春意。

  她的身边空悬着主位,他并没有与她同行。

  梅雪衣摁住额角,颇有些头疼。

  若问她此刻的感受,差不多就是龙游浅滩遭虾戏。她这一生,大大小小的仗没打一千也有八百,随便一个招式的余波都足够把昏君的国都来回荡平个回。

  什么人间帝王,什么敌国刺客,什么国公府,什么勾心斗角,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什么都不是。

  ……惨就惨在她现在什么力量都没有。

  辇车驶过几条街之后,果然遇袭了。身材粗犷高大的金陵人蒙着面,从街道两旁的楼肆中冲杀出来,与随行的宫廷侍卫战成一团。

  梅雪衣知道昏君绝对不会让自己出事,于是继续半倚着美人榻,摆出一副昏昏欲睡的慵懒模样。

  懒是真的有点懒,昨夜被折腾得不轻,方才的梳妆台又十分硌人,这副娇弱的身子骨颇有些吃不消。

  外面兵刃相接,叮叮铛铛的,听着热闹激烈,但是对于血衣天魔来说,这种程度连最低级的门人海选都不如。

  身为四大洲第一魔头,梅雪衣麾下自然是有一方势力的,只不过,天魔宫里面大大小小的魔修各自都怀着鬼胎,有几个护法对她的杀心甚至比那些正道秃驴还要炽盛。

  说起来,从前她身边最可靠的,正是傀儡。

  她有三只傀儡,其中有两只本是身负血海深仇的仙门子弟,在最绝望的时候遇到了她。为了复仇,他们甘愿抛弃血肉之躯,忍过魔血销魂蚀骨之痛,只留一缕执念,成就傀儡魔身。她给它们取名‘黑’和‘白’。

  报了血仇之后,它们就一直跟随在她的身边,陪她出生入死,最终在与守界人的战斗中双双自爆,灰飞烟灭。

  在黑与白之前,她的身边已有一只傀儡。奇的是,第一只傀儡她竟想不起源由了,不记得从哪一天开始身边就多了它,那些久远模糊的记忆里面,总有它忠实的身影。

  它叫‘竹’,外表温雅,是一只非常在意风度的傀儡。在攻破西洲的镇洲古境时,它替她挡下了万刃诛魔阵,死得毫无风度。

  如今想起来,梅雪衣仍觉得遗憾。

  仙域那些老贼看不惯她,又打不过她,便爱拿这三只傀儡来编排,造了许多二对一、三对一的艳情话本,流传四大洲。

  其实那个时候她的身体随时都在破碎重组,根本不可能找什么男人。再说,傀儡又不是男人,它们只是人形的兵器而已,根本就不具备男人的功能。

  当初看着那些话本,她心中想的,是……是谁?

  念头刚一动,心底忽然空荡荡地疼了一下,难以言表的绝望和失落捏住了她的心,令她一时喘不上气。从死而复生的那一刻起,她就总是觉得自己丢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。

  捂住心口的霎那,脑海里忽然冒出一道身影。

  昏君。

  梅雪衣攥着衣襟,目光僵滞。

  她……她就只有过这么一个男人!

  所以,接触到与男女情爱相关的东西,自然就会想起他。

  这还了得?!

  伴着外头的喊杀声,梅雪衣惊恐而严肃地想‘得赶紧再多试几个!’

  凤辇忽然重重晃了一下,有人跳了上来。

  她定了定神,抬头望去。

  一道青色的身影用力拨开了金色的重纱帐幔,闪身进来。

  他的手中握着染血的剑,疾声唤她“雪衣妹妹!”

  外头的光线太过刺眼,他背着光,梅雪衣一时看不清他的模样。

  不过在这个时候能顺利冲上她的车,还叫得这么亲热,必定是沈修竹了。

  层叠的金色帐幔在他身后合拢。

  光线收束,身形相貌清晰浮现。看清他长相的一瞬间,梅雪衣只觉一道惊雷穿透凤辇,落在了头顶上。

  此人生了一张清隽秀雅的脸,略长的凤眼中藏着层层血丝,长眉入鬓,气质温雅,长衫却染着血。

  她怔忡地看着他。

  这不是她的傀儡‘竹’吗?

  第一只跟在她身边的傀儡,最臭美的那一只,死于西洲古境,万刃诛魔阵。死得特别难看,毫无风度。

  “……竹?”梅雪衣愕然呢喃。

  沈修竹急急上前“雪衣妹妹,没事吧?快,跟我走!”

  她有些恍惚“你说话的样子,真奇怪。”

  傀儡当然是不会说话的,也没有表情,它们只会忠实地陪伴在主人身边,执行她的命令。至于竹是怎么表现出爱风度的臭美脾气,那就有很多个小故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偏执暴君今天病更重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谁用流年乱了浮生只为原作者青花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花燃并收藏偏执暴君今天病更重了最新章节